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朗人的博客

一个故事要看半大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做过老师的我,喜欢学生,喜欢教育研究,真诚地希望每个学生都能成为社会的栋梁,家庭的支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沉浮第三十一回:组建海军,召开海上会议  

2007-11-19 11:26:26|  分类: 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强宝回到北脚后,通过秘密渠道很快地将这批药送到了前方医院,挽救了不少垂危病人的生命。经过这次事情,强宝感到仅靠自己在陆地上打打闹闹还成不了气候,要发展自己的势力,还必须要有一支强劲的水上队伍。于是,他再次找到沈万三,协商购买船只事宜,不久他便从宝山买回了一批船只。因为在他的部队里,一部分人是青帮漕运出身,一部分是沿江沿海的农民或渔民,他们都是弄潮的好手,用不着怎样训练就是一支精良的部队。有了船,还可以直接到江南等地做生意,亦军亦商,以商养军,确是一条好门道。

 一天,在江夏村的乡间小道上走来一个人,此人手挎竹篮,青布罩衫,头戴一方蓝花布头巾,脸色白净,举止端庄,一看便知是城里来走亲戚的。只见她来到村口,俯下身子,问一个10 多岁的小孩,华姐家住哪里?小孩说自己就住华姐隔壁,便自告奋勇地为她引路。推开柴门,小孩嘴快就华姐、华姐喊开了,华姐出门一看,真是喜出望外,来者不是别人,是和她在泰州认识的梅嘉生夫人,梅夫人。华姐高兴地迎上去,妹妹长妹妹短地说个不停,并迅速地把她让进屋里。梅夫人刚落座就说:“陆司令和建平都好吧。”华姐说:“我是一个妇道人家,男人的事我也不顾问,只是他们平安就好了。”梅夫人说:“话是这么说,不过姐姐,我们妇女也要顶半边天勒,保卫国家,我们也应该做点事,你说是吗?”华姐说:“我们能做什么事呢?”梅夫人也不拐弯,直接说:“现在就有一件事需要我们去做。”华姐说:“什么事,我能做的我一定做。”梅夫人说:“现在日本队人开始‘清乡’,我们的活动受到了很大的限制,分区准备在这里举行一个会议,地点就放在陆司令船上,希望陆司令能做好安全保卫工作。”“这好办,我马上就跟宝哥说去。”华姐说。梅夫人说:“本来我是要亲自拜访陆司令的,然我一个外人进去,目标太大,而且事关重大,就只能拜托你传话了。”华姐说:“这好办,你告诉我时间,好让宝哥早作准备。”梅夫人说:“时间就在近期,具体到时决定。”梅夫人又问及强宝女儿建英的事,华姐高兴地说:“建英已经出嫁了,男的叫龚轩,也在宝哥部队上。小伙子能文能武,仪表堂堂,很讨我们喜爱。”华姐和梅夫人又聊了一会家常,就要分手,华姐说什么也不让走,非留她吃了饭再走。从此以后,村里都知道华姐有一个城里的表妹,和华姐好得如亲姐妹。在那艰苦的革命斗争环境里梅夫人经常与华姐碰头,华姐这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也为革命作出了不朽的贡献。

 由梅嘉生亲自主持的苏中四分区的反“清乡”会议在强宝的船上如期进行。这天,强宝把所有船只都调动出海,表面上看他们和原来一样,打渔的打渔,训练的训练,然实质上出席会议的人员已经分散到各船隐蔽地上了东海,当船远离大陆后,再由各船将与会者汇合到梅参谋长所在的船上。为防日本船只骚扰,强宝亲自出马在外侧巡逻,其它船只也严密监视海面上的所有动向。会议认真讨论了目前对敌斗争的形势,研究部署了下阶段的工作,特别是对东部地区的反“清乡”斗争作了明确的指示。会议结束以后,与会人员又分散到各船,然后返回陆上。在回来的路上,梅嘉生与强宝同船,梅嘉生告诉强宝,最近日军又有新花样,他们准备一个乡一个乡地实行地毯式扫荡,把所有的抗日力量全部消灭,要强宝提高警惕,早作打算。强宝说:“我现在有近千人枪,再加上我的海上部队,小股子日军也奈何我不得。如果他们大部队进攻,这正好减轻了你们苏中地区的压力,我可以和你们来一个东西夹击,打他个落花流水,实在没有办法,我们还可以撤退到海上,继续寻机作战。”听了强宝的话,梅嘉生感到由衷的高兴,别看这位大哥识字不多,可在军事上确实有一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