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朗人的博客

一个故事要看半大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做过老师的我,喜欢学生,喜欢教育研究,真诚地希望每个学生都能成为社会的栋梁,家庭的支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沉浮第十四回:狱中相会,夫妻悲喜交集  

2007-10-06 08:29:45|  分类: 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这一晚,强宝想了许多。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,想到了自己的兄弟,想到了自己的妻子、孩子,想到了自己颠沛流离的生活。现在好了,总算在监狱里安顿了下来,这下性命算是保住了,然这样的生活何时才到尽头啊。他翻了一个身,听听同舍的其他三个人,他们吓得连气也不敢喘,睡在地上的两个人怎么也挨不下,没办法,一个只得睡到他的床底下。一直到后半夜他才迷迷糊糊睡着,正当他与周公相会的时候,只听得有人喊他的名字,他睁开眼,翻起身,发现已经大天亮了,同舍的三个人都走了,也不知道上铺的老兄是怎样下来的,他连一点也不知道。站在前面的是一个狱警,他问狱警,“还有人呢?”狱警很客气地说:“陆先生,昨晚让你受委屈了,按照规定,这里的人都必须要遵守这里的作息制度,起床信号早发了,现在他们正在受训呢。不过,你现在就跟我走,我们为你提供一个较好的生活环境,你可以不受这里的一些限制。”强宝说:“为什么?”狱警说:“不为什么,上边吩咐的,我们就执行。”原来,警长昨天就和这里的典狱长他的老朋友通了电话,要他好生款待陆兆林,否刚,他的警长位置也难保了。怎奈,昨天强宝去得太迟,他们没有衔接好,所以才在这最老、最小、环境最差的监房里住了一夜。强宝跟着狱警来到一排监房的一侧,推开一扇门,里面大约十一五个平方,一张单人床上铺着一床整洁的被褥,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抹得干干净净,其它一些日用品一应齐全,几身干净的囚服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上。狱警说:“陆先生是个重义气的人,你的情况我基本上都晓得了,然既来之,则安之,你有什么需要,随时和我们联系。”强宝也很有礼貌地说了声“谢谢。”狱警刚走,就有一犯人为他打来了洗脸水,然后又将早餐端了进来。强宝本无心用餐,但正应了狱警的话,既然来了,有饭就吃吧。强宝用完早餐,刚才的那个犯人又不失时机地过来收拾,强宝想这里到还有专人侍候勒。吃完饭,无所事事的强宝又在舒适的床上睡了起来,这一睡啊,就睡到了中午。还是早上的那个犯人为他送来了中饭,这样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要不是有高墙铁网,真好象是住进了宾馆旅馆社。

第二天,狱警领着华姐来到强宝囚室说:“陆先生,有人看你来了。”强宝一见华姐来了,真是悲喜交集,当即两人抱在一起,双双泪流满面。狱警见此,便知趣地离开了。好久,华姐才说:“宝哥,你还好吗?”强宝说:“我还好,这里的典狱长他们,大哥他们都打理了,要不,我是不可能住到这里的,也不允许你到这里来探望我的。两个孩子好吗?”华姐说:“两个孩子都好,下次我就把他们都带过来。”强宝立即说:“不行,孩子怎么能到这种地方来,你也千万不要说我在监狱,这对孩子的成长不利。”稍停,强宝又说:“我在这里再好,也是一个失去自由的人,你们娘三也不能老是叫师傅照顾着,亏欠了人家,日后我们得加倍地报答,我看现在我也基本算落定了,你们就早点回北脚老家吧。生活上我父母和扣宝他们会照顾的,你也不要跟他们说我在这里,免得两老牵挂,你就说我生意做得很大,过段时间才能回来。先叫腊八斤回去找小辣子,找到小辣子后,再由他领你们回去,家里人是相信小辣子的。”华姐点点头,说: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孝敬你父母带好两个孩子的,一有机会我就来看你。前段时间我就想来看你了,无奈师傅说你还没落定,不好随便前来,我只得等待,今天终于见到了,我也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,你放心,我华姐决不为你丢脸的。”强宝点点头,深情地把华姐搂在怀里。

    以后的几天里,薛铁龙和江上飞都来探望了强宝,他们除了向监狱里施舍以外,都要强宝再忍一忍,相信他们会早日把他解救出去的。

    这天,薛铁龙为强宝的事又来找江上飞,江上飞将强宝的事一五一十地告知了薛铁龙,薛铁龙也深深感到江上飞实在是尽了最大的努力,强宝拜这个师傅算是拜对了。然下一步该怎样处理呢,总不能保持了他性命,就让他一辈子在监狱里度过吧。江上飞捋了一下下巴说:“就为这件事,直接去找老大,老大可能不理会。只能等到下半年,议事香堂开堂的时候,我找机会跟他提。”“要到下半年啊,那也太迟了吧。”薛铁龙一急,脸就涨得通红,须发就要根根竖起。江上飞说:“你急,我比你更急,然性急吃不得热米粥,现在我们已保持了他性命,在那边他也不会遭太大的罪,如果我们现在稍有什么不慎,我们就会前功尽弃。”薛铁龙想现在判也判了,监狱也蹲了,虽说江上飞和他非等闲之辈,但凭他们的力量,还没有能够到说放人就放人的地步,总不能到监狱里去抢人吧,如果真的这样对警长,对典狱长,对兆林,对江上飞和自己都没有好处,于是,便把话题转到了华姐和孩子身上,薛铁龙说:“既然兆林在短期内不能出来,那他的妻子和孩子就有劳师傅了。”“唉。”江上飞长叹一声。薛铁龙忙问“怎么啦?”江说:“自从上次华姐去探监以后,兆林跟她讲叫她回北脚,现在她去意已定,正准备回去呢。”

   “这怎么使得?”

   “我也劝说了多天,但你是知道的,他们夫妻决定的事,是很难改变的。当年兆林从你那边出来,就是怕坏了你们的规矩,使你不好管理。现在他要妻儿回去,就是怕我的手下说闲话,使我不好约束他们。他这个人啊,总是替别人着想,自己吃再多的亏都不关。”

“这就是他的为人,我们与这样的人交往就是值,所以我们要尽快救出他。临时出来,身上也没带多少钱,这点东西你给我转交弟妹,就说我对侄子侄女的一点心意。”薛铁龙说着就将身上的钱票和勃子上的一根黄金项链拿了出来。江上飞也不推辞,说:“既然他们去意已定,我们所能做的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