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朗人的博客

一个故事要看半大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做过老师的我,喜欢学生,喜欢教育研究,真诚地希望每个学生都能成为社会的栋梁,家庭的支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再过二十年,我们再相会  

2008-06-16 08:34:34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午,正在吃饭,家中的电话突然响了,妻子去接电话,说是找我的,接过电话一听,是刘和生的声音,说是秦亚红从美国回来了,周春红也从南京赶了过来,其它几个在汇龙镇的同学都来了,叫我马上就去。我放下话筒,就向他所说的酒店赶去。

1979年,我在一所农村中学里高中毕业了。刚恢复高考,尽管当年的取分线只有300多分,但我们两个高二班,近百号人还是全军覆没,没有一个上线的。到9月份中小学开学时,当时的教育局将没有上线,但高考分数比较接近取分线的,又组成了一个高三文科班,放在启东中学上课。于是,我们来自全县各地的40多个同学走到了一起。我们中间有近20个人是学英语的,有三四个人是学美术的,还有1个是学音乐的,其余的就都是普通的文科生了。教我们语文的是袁克老师,教我们数学的是胡嘉庆老师,历史老师刘炎根当时已经高度近视了,一般情况下他不看书,但能正确地说第几面第几页第几行是什么什么内容,偶然要看一下书,必须要把书放到离眼睛二三公分处才能看得清楚。教我们地理的是一个姓严的女老师,很稳重,说话细声细气的。还有一个政治老师就实在记不清了。当时就只考语文、数学、历史、地理、政治,外语考试除报考外语专业的以外,其余的不记入总分,只作参考。这个班上年龄最大的有二十四五岁,最小的为十六七岁。我虽然个子很高,然年龄较小,只有17虚岁,坐在最后排,也很少同同学交流,当时班级中好象都很自觉,或者说叫死气沉沉,说来也许有人不相信,同学一年,我还有相当一部分同学没有说上一句话的勒。刘和生所说的秦亚红和周春红我知道是同学,但当年好象确实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赶到酒店,顾刚兵让我指认女同学的名字,真是的,四个女同学我居然有三个名字和人对不上号来,其中一个我认识的,也只因为她跟我嫂子在一个单位,我们以前碰到过,才印象深。其中有个女同学说,三个不认识就罚酒三杯,我后来才知道她叫周春红。二十八年了,不要说当年不太接触,就是周围常接触的,这么些年来,印象也模糊了。

 刘和生把我们当年的毕业照通过电脑处理后拉了出来,黄永连打印了一个通讯录,将名字和照片上的人一一对应以后,发现45个人中,有2人已先我们而去了,虽然我们当年接触不多,但我们依稀还能记得那时很流行的一首歌,那就是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,其中,有一句歌词是这样的:再过二十年,我们来相会。现在是过了二十八年了,我们再相会,而且是小范围内的相会,我们已经知道有两位已先我们而去了,再过二十年,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再相会,有人说,到哪时,也许我们只能坐着摇椅慢慢聊,我想即使是坐着摇椅也总比不在人世的好。

也许是由于当年接触的不多,也许是年代比较久远了吧,还也许是各人的经历不同和现在的环境不同,虽然在酒席上热热闹闹的,但我总感觉到没有跟朋友一起的放纵,尽管所有的男同学在一个镇上都认识,尽管有东道主不停的劝酒,然总觉得很了了。然知道两同学的离去,看到黄永连的谢顶(他今年50岁了),我忽然觉得没有虚来此行。活着就得好好地珍惜,结识结识朋友,相聚相聚同学,联络联络感情,生命才显得有意义,这才叫好好地生活。

再过二十年,只要我还活着,我们再相会,哪怕我们坐着摇椅慢慢聊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1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