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朗人的博客

一个故事要看半大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做过老师的我,喜欢学生,喜欢教育研究,真诚地希望每个学生都能成为社会的栋梁,家庭的支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祝全世界的儿童快乐  

2009-06-01 14:32:24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昨天,有学生家长打我电话,说孩子明天放假,让他们欢度“六一”儿童节。放下电话,便回想起自己小学、初中里过“六一”儿童节的情景。

    那时的“六一”前后,仿佛到处是脱粒机打麦子的场面,空气中也弥漫着刚脱粒过的青麦子和湿麦杆的清香。记忆中麦杆堆得象座小山,抬头看有一种直插云霄的感觉,有时,小伙伴们结伴了,也有爬麦杆堆的,其攀登的感觉是同登珠穆朗玛峰的感觉一样的。

   “六一”前的五月,学校除了搞红五月征文以外,还在业余时间组织一部分学生排练文艺节目,最现成的就是快板,随便搞一块竹板,一分为二,打上两个眼子,穿上绳子,就可以的的答答地敲起来了。毕竟没有,随便找一根棍子,有一个人专门在课桌上敲就说开了。我到现在还记得,快板书的开头几句大凡是:小竹板,的答敲,说段快板开开窍,要问今天说个啥,说的是----后边的内容就可以随意编造了。要到“六一”节了,学校就组织排练的同学到镇上公社大礼堂里参加汇演。出发前,老师就将怎么走,到哪里集中,穿什么衣服,跟哪一个老师跑,到了那里不要走散,都一一叮嘱好。我自己则在前几天,利用天好的时间,先将稍好一点的鞋子在沟沿头洗干净,晒干,然后在破了的脚趾处的鞋面上,用与鞋面布相同的颜色线,密密地缝补好,再在穿毛的鞋边上,用从老师粉笔盒里偷来的白粉笔画白鞋边,又怕这白粉笔灰太明显,画好后再轻轻拍去,拍掉了,又没有了白边的效果,如此画了拍,拍了画要搞好几回,最后搞定了才偷偷地放到一边。到汇演的那一天,穿上这双自己准备的鞋,真比现在穿名牌皮鞋还小心,一旦被人踩了或不小心搞脏了,心里要难过好一阵。至于穿的衣服,也大多找自己最好的,毕竟没办法就向人家借,记得有一次学校规定要穿白衬衫黑裤子,黑裤子好象很容易就搞好了,可白衬衫借了好几个人都没有借到,最后还是穿了大哥的一件大号的白衬衫,把多余的全部塞到黑裤子里,但上边的还是空空的大得很,袖子我记得好象挽了三大块才及到臂弯的。一到公社大礼堂,那个高兴啊,是现在的孩子们无法想象的。那时,我们公社有18个大队,几乎每个大队都有一所学校,象我们大队不仅有小学,还有一所初中,每个学校都要出几个节目,这样一个一个地挨下来,从中午12点半开始,20个学校下来已是晚上七八点钟了。没有晚饭吃,也不知道饿,大家都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之中。那时的家长也没有精力顾及我们,只是问一下东西宅的孩子还没有回来,也就放心让我们去了,只要将晚饭热好就是了,我们一回到家,这才发觉肚子饿了起来,于是便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 现在想来,那时的物质条件确实艰苦,我们没有电脑、没有玩具、没有单独的房间,就连最起码的生活资源也很贫乏,但我们的精神生活相对丰富的。排练、组织活动,课余时间确实是丰富多彩,就是学校不组织活动,我们也白相得有声有色。中午上学,我们几个人常结绊而行,我们先集中在东宅上的李家,待他们的孩子吃好饭,才开始一起上学,有时我们故意绕道从南河沿走,并走河沿下边的滩涂。“六一”前后的河滩上长着许多药瓜藤,我们常在药瓜藤上踩踏,有时会意想不到地踩到一个药瓜,这样便你丢给我,我丢给你玩上好一阵子,直到有人一个接不住,将药瓜摔得粉碎,才在大家的责怪中离开。记得还有一次,我们在药瓜藤上玩,不知怎的竟从药瓜藤里爬出了一只半斤重的大螃蟹,被眼明手快的小张一下子就抓到了,可回到学校却犯了难,把这个家伙放到哪里去呢?大家设计来设计去,最后一致同意,把它捆绑起来,拴到学校厕所后边的油菜地里的油菜根上。绳子没有,就到沟边拔来了纲草,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它捆好,一齐钻到油菜田地拴好,见四面无人,才猫着腰一个个地从油菜田地钻出。第一课上下来,一听到下课的铃声,大家一使眼色,便迫不及待地来到厕所后面的油菜地里,可进去一看,不禁大失所望,大螃蟹早已不知去向,地下倒是划下了许多蟹爪印,于是,大家就在这蟹爪印上又议论了半天,最后,得出的结论,不是有人放生,而是大螃蟹自己威罪潜逃。

    “六一”前的一段时间,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唯有蜻蜓立上头”的情景是经常看到的。可我们看得最普遍的还是蜻蜓立麦杆上的情景。初夏,太阳还在天上很高,我们就放学了,经不住蜻蜓立麦杆的诱惑,我们便把书包放在田埂上,开始捉起蜻蜓来,我向来手脚不如他们灵敏,就只负责收集,小伙伴们捉到了,就跑到我身边,将蜻蜓放入瓶子里,有时捉累了,我们就躺在麦根头,嗅着青青的麦香,舒服极了,大人们把我们的这种行为叫“钻麦园”。到太阳要下山的时候,我们就一起分战利品,有一次,小张抓到了一只老麻蜻蜓,青色的脊背长长的,两个透明的翅膀煞是好看,粗壮的尾巴上有着一圈青一圈黑的斑纹,那个三角形的头上,我们还分明看到它转动的眼睛。小张当时是把它的俘虏(老麻蜻蜓)交给我的,可到分战利品时,他提出只要这只老麻蜻蜓,其它什么都不要,让我们随便地分。我们虽然有许多不快,但想想这是他抓到的,他提这样的要求也不过分,于是,就一致通过给他了。蜻蜓在空中飞,有时向前,有时向后,有时盘旋,有时还停顿数秒钟,象一架小飞机,可一抓到手里就没那么美了,翅膀的根部有点象烂坏的感觉,最可怕的是头和身体仿佛只有一根丝线连着,三角形的头可以转到180度,一不小心就使他们身首分离,无形中带来了许些懊恼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我们过了一个又一个“六一”儿童节,于是,我们由儿童变成少年,又由少年进入青年,再由青年进入中年,现在又要走向夕阳了。然每每看到现在的孩子学校家庭一线,电脑书本一体,排练要父母出高价进少年宫,游泳要在家长带领下进体育馆,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我们那时的欢乐可言,联想到自己的童年,尽管生活艰苦,但还是可以用无忧无虑来形容的。又到了六一国际儿童节,愿全世界所有的儿童幸福快乐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