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朗人的博客

一个故事要看半大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做过老师的我,喜欢学生,喜欢教育研究,真诚地希望每个学生都能成为社会的栋梁,家庭的支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杨老师  

2015-09-17 14:42:5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今年的9月10号是我国第31个教师节,媒体除了报道一个伟人写给某些老师的信以外,似乎再没有什么声音了,地方上就连庆祝活动也没有搞,一线的老师原来放半天假的福利也取消了。但在我倒是真真切切地想起了我的杨老师。

   杨老师名叫杨斐裴,是我高二时的数学老师。

   我们当时正处于“学制要缩短”的时期,小学5 年,初中2年,高中2年,那时的高二其实就是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了。在我9 年半的学习生涯中,其中8年半我是对数学不感兴趣的,枯燥乏味,索然无趣,一上到数学课我就头痛。记得,高一时,数学老师在傍晚免费为我们补课,他说有兴趣的同学可留下来继续上课,不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走了。我毫不犹豫地第一个站出来离开,所有的同学一窝蜂地离开了教室。为此,数学老师还告状到班主任身边,说我带头离校,不起好的作用。然杨老师的到来,使我彻底改变了原来对数学的看法,他风趣幽默,而且有很多的教育方法,渐渐地培养了我对数学的兴趣,把我领进了学习数学的大门。

   在他的课上,我们再也没有索然无味的感觉,他把思考题目,找不到解题方法时的情景叫“投不穿坑缸(厕所)门”,把稍微有点思路还没有确切的答案的状态叫“看到了希望的曙光”,把经过努力终于解出了题目叫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他上课时,声音忽高忽低,伴随着大幅度的肢体语言,硬是把比较枯燥的数学题目讲得有声有色。

   记得,有一次上课钟敲了,可教室里还是闹轰轰的没有静下来,他来到教室,把教案往讲台上一放,一言不发,一双眼睛向四面望过来,这才大家静下来。然后,只见他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们不是来烧香的,而是来吵庙的?”有同学小声地说,怎么把学校说成庙?他听到了,说:“是的,就是庙。”说完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庙字。同学们笑了,他也笑了。他拿了黑板揩,一边擦,一边又开始讲课了。当时我们还不懂这话的意思,后来想想在那个特定的时期,说这句话的老师,有着多么的无奈。

   还有一次,在他的课上,大家正被一个题目所难住,教室里静得出奇,突然听到前面“啪”的一声,从不体罚学生的杨老师,打了前面同学的一个头塌(头上敲打了一下)。那同学仰起脸说:“咋拉(怎么),打我!”杨老师唬着脸说:“就打你了,还咋拉,咋拉勒。”接着他又说:“大家都在想题目,你在台底下做什么?”没等那同学回答,他告诉我们原来那同学在台底下模仿他上课的手势,他一边说,一边又做着他习惯性的手势,搞得大家哄堂大笑,那个被“打”的同学也笑了。就这样一个插曲过后,很快就有人想出了题目,大家的注意力又被他牵着转了。

   那时,虽说是高二了,但我的数学基础特别差,或者说是根本没有基础,除了会写阿拉伯数字和26个字母以外,几乎一切都是零,就连一些基本的解方程都不会。但杨老师的耐心极好,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教我,他常常给我一些小纸片,上面出一些题目让我去做,当我做不来时,可随时随地去问他。有时,他在家里做家务,我去问他题目,他总是放下手中的活,先接过我的题目,帮我解决。他给我讲题目也从不一个讲到头,总是在关键的地方,三言两语地指点一下,听他的讲解一直有一种茅塞顿开、豁然开朗的感觉。有一次,他在水桥上洗鞋子,我去问他,他便把板刷一放,湿手在身上揩了一揩,接过纸片看了起来。有时,我一边想一边去问他,走着,走着,走到半路就想起来了,于是便又折回去,他看到我也不喊我,只微微地笑着。那时,我对数学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程度,做平面几何时,碰到难题,我会整日整夜地去想,有时人躺在床上,脑海里还是在想那题目,仿佛那纹帐顶里满是那纵横交错的几何线条。而他,对我的每一个进步总是给予极大的鼓励,“蛮好”这是他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,而对于当时15、6岁的我来讲,这一声“蛮好”是最暖心的,我就是在他的“蛮好”声中学会了数学,也爱上了数学。

   杨老师对学生是很爱护的。记得,有一次下午上第一课,刚上课,北埭上的黄毛就骂骂咧咧地过来,要找中午上学时把他家的坑床板尿湿的同学算账。杨老师见黄毛过来就高声喊:“黄毛,哈体(干什么)?”黄毛嘟嚷着还没说完,杨老师就说:“晓得了,晓得了,现在要上课,待会我给你查,查出后我一定好好批评他。”黄毛走了,课也照常进行,下课了,杨老师把一个男同学喊去,说是不是你咋的,那男同学说是的,但我们谁都不知道杨老师怎么一喊一个着的,心想这下那同学要惨了,不知道杨老师怎么处理他了,那知道,杨老师拍着那男生的肩膀说:“今后小便瞄瞄准,别咋到人家的坑床板上。”那同学满脸通红,一个劲地说:“好,好,好。”事后,杨老师说,黄毛一来,那同学吓得就瘫坐在位置上,我一看就是他了。又说男孩子犯错误,难免的,他已经知道错了,改了就好,别再为难他了。

   杨老师只上了我一年的数学课,但他奠定了我的数学基础。几十年来,我一直参加各种各样的考试,大多数的考试中都有数学这门课,要不是他教了我那一年,我也根本没有信心去参加这么多的考试。人生的路上,总有这么几个人在改变着你的命运,其中,老师确实是至关重要的。

   前几天,我到社区进行一个普法讲座,讲的是老年人权益保障法,没想到杨老师也在那里。当讲座结束时,他才上来同我打招呼,我紧紧地握着杨老师的手,真有点喜出望外。

   望着杨老师硬朗的身体,我由衷的高兴,衷心祝愿他健康长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