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朗人的博客

一个故事要看半大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做过老师的我,喜欢学生,喜欢教育研究,真诚地希望每个学生都能成为社会的栋梁,家庭的支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元宵节的回忆  

2017-02-10 16:32:56|  分类: 朝花夕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又到了元宵节,勾起了我对童年过元宵节的回忆。
    小时候的元宵节,远比现在的元宵节来得艰苦。没有糯米汤圆,没有精面馄饨,没有大红灯笼,更没有现在的大鱼大肉,但其过节的氛围远比现在的浓郁。
    经过了半个月的消耗,春节里的玉米粞园子、麦面馒头、炒蚕豆、酒板汤早已经过肠胃变成农家肥料了,孩子们盼星星盼月亮,盼望着元宵节的到来,大家都知道,元宵节一过漫长的春荒就要到来了。用我大表哥的话来讲:正月半再需要一需要就好了。
    到了元宵节,无论家境贫富,家家都会发酵做馒头,与此同时,能干的家庭主妇们还会做出一些两头大中间细的一种叫卷团的东西,用来祭祀土地神的。有的还做出玉米棒子、棉花包形状的面食,以备太阳落山后跟卷团一起用来祭祀土地。也有做汤圆的,但这不用来祭祀土地神,而是跟馒头一起用来上坟祭祖的。
    元宵节下午太阳将要下山时,大人们会把一个一个的卷团插在筷子上,然后再插到自己的土地的周围,一家之主还会拿出一个装有玉米棒子、棉花包形状的面食的盆子,放到自己土地的中心,稍富裕一点的家庭还会带上一点水果之类的东西,在田中央摆开搞仪式。仪式当然是跪拜烧纸钱之类,大体的意思就是祈祷今年风调雨顺,能够获得丰收。田中央的仪式还没有举行完毕,田周围的卷团早已成为孩子的口中之物了,尽管家长们千叮咛万嘱咐,要等到仪式结束才能拔田周围的卷团,但饥肠辘辘的屁孩,怎能经得起这白朴朴的卷团的诱惑,常不等仪式结束就偷偷地拔出筷子往嘴里送上一个。等到仪式一结束,田边的卷团往往以风卷残云的速度被大一点的孩子收取,一边收一边吃,等到拿到家里,往往是所剩无几了。而田中央那几个最诱人的玉米棒子、棉花包形状的面食,在大人的监督之下,一般的大孩子是无法享受的,只有表现好,不抢田边卷团的奶末头才有这个资格享受,比如就像我,时常就会有这样的待遇。说起来惭愧,这面食做的玉米棒子不仅好看,而且好吃。记得,我妈做的时候,不仅在其表面用筷子点那一粒粒玉米籽的形状,而且里面还放了豆沙,吃起来那个香啊,真的很难形容。
    土地神祭祀好以后,太阳也彻底下山了,接下来还有一个找田财的活动。大人们会扎一个火把,上面浇上煤油,点燃了,绕着自己的田走一圈,一边走,一边会高声喊:敛财敛财,大家发财。而此时,孩子们会跟在举火把的大人后面,踢脚拌手地起哄,敛财敛财,大家发财的呼声此伏彼起,不绝于耳。
    四周完全黑下来了,丰盛的晚餐也将开始了,年轻的小伙会时不时地出去放几个鞭炮,回到餐桌更容易将桌上的馄饨消化。这时,孩子们手中的灯笼也亮起来了,有的还做了兔子灯,用一根绳子拖着,甚是好玩。
    月亮出来了,是那样的园,又是那样的亮。这时大人们会带上纸钱、汤圆、馒头、老酒、炮仗以及其它点心果蔬,来到自家的祖坟前祭祖。最热闹的要算是村里的公共墓地了,几百家人家的祖宗集中在一起,来祭祖的人们可以说是人头攒动,鞭炮齐鸣,火光熊熊,人声鼎沸,那场面比现在的村民选举大会还要气势恢弘。来的来,去的去,这场面一直要到晚上八九点钟才结束。
    大人们的活动趋于平静,小孩子的活动才开始拉开序幕。
    一般来讲,大一点的孩子是不屑于小孩子手中的八角灯和兔子灯的,他们在元宵节的下午就会到沟边、田间去拾柴,拾好以后他们会把柴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,等到大人们活动结束以后,他们会自发地溜出来,跑到预先约定的地方,偷偷地点燃柴火,尽情地欢呼,尽情地燃烧。如果有人还能从家中顺出一个馒头半个烧饼出来,那更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,他会马上争得这场活动的主动权,比如最初的点火由他来点,他还可以支配其它人怎么行动。火光亮起,孩子们的脸上顷刻之间变得红朴亮堂起来,他们除了欢呼敛财敛财大家发财外,还会直着嗓门喊出一些不着门道的声音来。没有音乐,没有舞蹈,但沉浸在这样氛围中的孩子们还是手舞足蹈,他们会尽情地享受着这简单的快乐。
    小学四五年级的那个元宵节,印象特别深。
    那年好像正月十二就开了学,元宵节那天,下午上好两课就放学了。那时没有高考,也没有作业,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排好队回家,但出校门后,往往又一窝蜂地散了一路。那天,还没走到半路队伍就散了,东宅上的令辉,东北宅上的张平,还有北宅上的小飞和东北东北宅上的三朗我们走在一起,看到邻队的孩子正在拾柴,也有人提议我们也拾点以备晚上之用,这时三朗显出不屑一顾的神情,说有这个力气去拾柴吗?我们也不知道他啥意思,就放弃了拾柴的行动,相约吃好夜饭到东宅上集中就各自回去了。
    吃好夜饭,大家先后到东宅上令辉家里,先是看他们吃饭,然后他们收拾桌子后,就有几个大人在他们家压老和尚(一种赌博的游戏),我们几个小孩就出去白相。先是跟着人家在田埂上敛财敛财地乱喊一通,接着就有人埋怨三朗,白天叫我们不要拾柴,现在搞得没有什么白相了。
    正在这时,邻队的孩子在一条无人居住的地皮的沟沿头燃起了柴火,可把我们羡慕得不得了,我们只能远远地望着,看着他们快乐地喧嚣。
    大家把所有的矛头指向了三朗,这时三朗诡秘地说,我带你们到一个更好玩的地方,但前提是要张平的妹妹外国壶(那时条件差,大人营养不良,孩子出生时只有外国壶那么大,于是,她的外号就叫外国壶了。)必须离开,不要跟我们一起去。他搞得如此神秘,外国壶当然不愿意离开,她跟着张平寸步不离。无奈之下,三朗说,跟可以跟了一起去,但我们今晚做的事,一个也不准对外说,哪怕自己的父母也不要说。三朗当然相信我们一群死党,但对外国壶他不放心,因为外国壶比我们小,容易出卖我们,最后叫外国壶作了保证,才开始说出他的行动计划。他说白天他就已经看好了,汤亚芳家的柴幢上,有许多没有删好的芦柴棵子,里面既有耐烧的芦头,又有易点火的芦柴,是照田财的最好用品。
    接着马上几个人作出了分工,有的去汤亚芳宅前放哨,得知他们家有人出来,就以咳嗽为暗号,通知在他们东山头拔柴的人停止行动。有的跟三朗一起到柴幢跟头去拔柴,还有像外国壶等不要参加这个行动,先到北河沿等着,等我们把柴弄来了一起烧。事先大家部署得非常周密,但真正行动起来,出奇的方便。放哨的人还没有到位,三朗伸手一抓,一个捆好的芦柴棵子就拿在手上了,马上撤退,前后不到两分钟时间。我虽然没有亲自去偷,但那激动的心情确实无法形容,小心脏跳得扑嗵扑嗵的。
    正月里的元麦已经长得成行成埭了,在月光下青青的,拿到了芦柴棵子的我们再也不走那田间的小路了,我们几个便径直在麦勒坝上跳跃。三朗掮着芦柴棵子,每跳跃一次,芦柴棵子便有弹性似的在他身前身后舞动起来,并且松松作响。开始他还不熟练,但走上10来米,他已稳操自如了且富有节奏。一路狂奔,来到北河沿,不要说掮芦柴的三朗,就是我们空身跑的,身上的坏棉布袄里也已经是热气蓬松了。
    放下芦柴棵子,有人正要点火,三朗说慢点,我这里还有一小瓶汽油,是我爸放在打火机里用的,让我先把汽油浇上去,再点火就容易了。又有人说,好是好,但汽油难控制,一旦点上,轰的一声烧着了眉毛怎么办。三朗骂了一声胆小鬼,就说我来,我不怕烧着眉毛。虽然月光皎洁,但三朗说的瓶子到底有多大,那汽油到底有多少,我们谁也不知道,反正是后来三朗泼了汽油点了火,火苗子一下子就窜得老高,那芦头节子间烧着的“哔啪”声十分的清脆,远比灶堂里燃烧时的好听。
    夜已经深了,我们不敢再喊敛财敛财大家发财了,我们就这样站着,看着那个熊熊燃烧的芦柴棵子,激动中带着恐惧。月光如水,夜深人静,围着火堆,看别人的脸都是红红的,三朗的头发脚里还隐隐地冒着热气,我们的心也随着那升起的火焰渐渐地平复了下来。冷静以后的我们,讨论得最多的就是要坚决保守今晚的秘密,特别是张平必须要做好外国壶的工作,绝对不能透露出半点风声。
    第二天上学,河北埭上的同学说看到我们烧柴,我们坚决否认,他们倒也没有汇报老师,这一劫总算是躲过了。
    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的,可时间一长,大家都认为已经是相安无事了,但回想起那晚的情景,还是激动万分。就在我们暗自得意的时候,东窗事发,由于外国壶的告密,汤亚芳追到三朗家,告诉三朗父亲,说三朗正月半夜来偷了她家的芦柴棵子,现在是既不要三朗家赔,也不告诉学校的老师,只要三朗父亲好好教育教育,孩子还小,现在这样,长大了就不学好了。三朗当然免不了要受皮肉之苦,可我们几个巴不得要喊汤亚芳万岁了,想她能做到不告诉老师,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,要不然,深挖下来,我的班干部和三好学生都要泡汤了。
   年年春节,岁岁元宵。又是元宵节,物质财富有了大幅度的提高,然童年的乐趣却再也找不到了。
   在空调间电脑前的孩子们你们还有我们的童年趣事吗?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